我们有没有选择的自由?